愛上一個老男人

  • 时间:
  • 浏览:25
  • 来源:亚洲情包在线播放_亚洲情色 Av 日_亚洲情色av综合网

艾策策哭瞭。她再也克制不住忍瞭10 年的淚水。淚水從那雙漂亮的桃花眼裡流淌在她蒼白的鵝蛋臉上,像沖破瞭河堤的河灘水,肆意奔流,怎麼也止不住。說起來,艾策策淚水奔騰的這個閘口,是被顧章霖所長辦理退休報賬清單蓋章子拉開的。

顧章霖所長60 歲一過,就很積極地開始辦理退休手續。研究所新女所長侯宇從海外歸來,是顧章霖培養的接班人,對老所長很尊敬,也很客氣,幾次挽留老所長真的不要急著走。侯宇睜著清澈的小杏核眼睛反復真誠地說,顧所長,您再幫幫我。您再散發些餘熱。可是顧章霖所長不願意,隻說,侯宇你別太客氣。我不能把你對我的客氣當成福氣,影響你想開展的新工作。於是,顧章霖所長的退休手續,在他自己的努力下開始迅速辦理。他腳步輕快地兩步一個臺階樓上樓下地跑著手續,一個一個處室蓋章,和大傢依依惜別。

艾策策是財務科副科長,顧章霖老所長辦手續就要來財務科清賬,同時將工資轉移到老幹職工離退辦公室。顧章霖所長的財務賬目很清楚很幹凈,手續辦理得很快,財務科蓋個章子就結束瞭。顧章霖所長清癯的臉上掛著欣慰的笑容,拿著單子興高采烈出門而去,艾策策的淚水滴滴答答開始噴瀉。

下班鈴聲一響,大傢都走出辦公大樓。艾策策擦擦止不住的眼淚,紅著眼睛,走到花園裡在石凳子上坐下來,繼續哭泣……

艾策策從21 歲見到科技音像資料所的顧章霖所長就註定瞭要一生獨居孤處瞭。她說她喜歡這樣,喜歡同事口中流傳的這位南方籍儒雅心儀的男人。傳說,顧章霖所長他會為瞭夫人每天早上端水洗漱做豐富有營養的早餐,為夫人裙子上掉瞭一粒紐扣騎車子跑遍整個古城的小巷城隍廟細碎攤點,為瞭晚上看電視夫人吃的一口水果造型,精細操作像將一枚藝術品喂到夫人的口中。周末,他們夫婦不是去郊外照相,就是去高級賓館茶社喝咖啡喝茶……這些當然艾策策享受不到。她更喜歡自信的顧章霖所長全權任你性格釋然,自由自在地作為,很安逸、很舒服、很慈愛地,永遠笑瞇瞇地欣賞你的一切。父親雖然已經去世,但最起碼,這位慈愛的顧章霖所長還活在身邊。

艾策策從小學到高中一貫都是班上名列前茅的好學生。她是同學們公認最應該上大學的人。高中畢業,所有同學都隻有一條路,到農村去,到廣闊的天地裡去下鄉煉紅心,大有作為,當知識青年。下鄉兩年後,1977 年是個上大學的好機會,可父親偏偏就在高考前一天遭遇車禍去世。母親還是強忍悲傷勸策策第二天一定要去參加高考。但是,艾策策堅持不去。她說,我考試就是要考給爸爸看的。他去世瞭,我上不上大學也就那麼一回事兒。我要快快地工作,來補貼你的生活和傢用。

這年春節,艾策策因為幫助大隊算賬分紅晚走,插隊的寶雞深山被大風雪封瞭路,她隻能在農村巴渝公社小壩村的炕頭上由村裡的大隊老書記馬安泰陪著聊天,過大年三十。馬書記多是聊著當海軍的事情,很懷念他的戰友們。聊著聊著,艾策策就看著油燈捻子上砰煙的火花睡著瞭。再醒來,老馬書記正滿臉滄桑田,戴著老花鏡,瞇著昏花的眼睛,在昏黃的油燈下面一針一線地補著她那床被頭上脫線的長毛巾。策策感覺老書記馬安泰此刻慈愛得就像她的爸爸。艾策策翻身撲瞭一下,就蛇一樣卷趴在馬安泰老書記的腿上,用細細軟軟的胳膊緊緊環抱老書記料峭嶙峋的肩膀。不料,老書記馬安泰怔瞭一下,馬上一抖推開她厲聲呵斥道:“娃娃呀,這可萬萬使不得!喪德要遭報應的,子孫後代不得安生呢!”老書記馬安泰這句話就像千斤鐵錘,一下子砸得艾策策眼冒金星,萬分羞愧,想鉆地縫。老書記披衣下炕,拉門而去,卷走一屋的熱氣。撩開門簾子,看見大隊會計和幾個人從磨捻盤子上跳下來,迅速隨著老書記一行出瞭院門。艾策策感覺自己在農村立馬一分鐘都待不下去瞭。因為老書記馬安泰和隊委會一竿子人都會以為自己是個城裡最輕浮的浪蕩女。

但是很奇怪, 不久, 艾策策就在村選舉中入瞭黨。申請是下鄉時知青全體共青團員集體寫瞭上交的,全村老少都為她舉手。她被吸收為村委會成員大隊委的知青代表委員,成為小隊裡大隊裡公社裡榜上有名的優秀知識青年。還頻頻繁繁地到寶雞市上、省裡去開交流會,十裡八鄉到處都在宣傳表彰她們小隊知青組的先進事跡。艾策策在首批招工中,非常順利地來到省級科研所事業單位機關當上財務室出納員。從心裡,艾策策非常感激老書記,但是,臨到走瞭,她又都不願意到老書記面前去,當面表示個感激。

再見!永遠。

策策永遠再也不想回來。說到底,從炕頭遭受的一抖一推,艾策策到離開巴渝公社小壩村,一直是遠遠地用餘光張望著老書記馬安泰的。她嘴上沒說話,不等於心裡沒有人。策策遠遠回頭向群山中越來越小的小村莊頻頻揮手地告別,眼裡隻有淚水模糊中永遠敬重的老書記馬安泰。那個身影,黑黑的,細細廋廋,肩膀披著棉襖,手裡搖著黑黢黢蕩漾著汗漬油污的銅嘴煙袋鍋……變成小螞蟻般的人影。

在新單位上班的第一天,科技音像資料所顧章霖所長抱著一缸在細水草小假山小白石子鋪底中穿梭遊躥的熱帶孔雀觀賞魚,放在全所人群來往報銷的櫃臺上面。

鮮艷的小魚兒, 它們是那麼的鮮艷活潑, 紅紅黃黃, 黑黑白白, 藍藍綠綠, 金銀閃亮。科技音像資料所顧章霖所長滿面春風地居然用英語對她說話:“hello!good morning !你好啊?早上好!welcome to your arrival,謝謝你的到來!”

接著對他用緩緩慢慢儒雅的南方口音介紹說:“這缸魚叫孔雀尾。也叫彩虹魚、百萬魚、庫比魚,是一種常見的熱帶觀賞魚,很好養,有十個品種。這裡我給你放的是禮服孔雀和金銀孔雀兩種,因為它們顏色純粹,純度高。”

艾策策抬起頭笑瞭。也回答道,顧所長您好!

再看看小魚兒們,真的都是一水兒的體形修長,色彩斑斕,像穿著晚禮服的英國貴婦美人一樣,雍容華貴。

策策心想,去大學又怎麼樣?有人會如此禮貌地問候我嗎?會有這樣一缸鮮活美麗的小魚兒和如此有文化的新生活在迎接你?還要謝謝你的到來嗎?!

進大學,隻會面對一校園同一色戴著眼鏡的瓷壺呆子,和喋喋不休講不明白課的老師們,永遠奔著各種考試而去,去尋找考試背誦記憶的竅門。即使100 分,也就是訓練出一些堅強的記憶規律,那又有啥意思?哪裡有如此實實在在的新生活美妙?!新的單位,科學單位,這裡所有的人,男女老少,彬彬有禮。講英語,講科學,懂文化。大學裡,清一水兒的虛科學,虛文化,虛書本,虛文章,虛來虛去,紙上談兵。還沒有工資收入!光要花錢、花錢、花錢,沒有意思。